嗨、你好,我是姜佑。
Kuroshin、原創、Konoshin、Harushin推。
伯爵廚/昴流p,繁體。

很高興認識你。

想寫Kuroshin的毒占欲。…

90fo點文

不知不覺已經90fo了,實在是感謝大家的厚愛!
占Tag致歉——。

溫暖.

溺亡在撒满潋滟金色的瞳孔里。

惊愕。
漆黑发丝交织蔓延在洁白布料上散乱着形状,墨色眸子瞳孔紧缩惊讶溢满眼底晕开一抹暗色。扭曲的蛇带着冰凉的鳞片一点一点爬过心底,盘踞于心脏中央陷入沉眠。
星点阳光透过拉到一半的窗帘撒到室内,阴暗又晦涩难明的气息缠绕在伸太郎周围。阴影中蛇瞳亮得惊人,冰凉的,独属于冷血动物的体温隔着衣服似乎也能让他感受得彻彻底底。

他被桎梏了。

沉睡的蛇吐出了与其不符的温热吐息,拂到伸太郎的脸颊使他薄薄的脸皮像气球那样被人吹破,温度急剧升高。忽然耳际敏感地感受到生物的靠近,被人圈住的姿势与睡醒后大脑迟迟未能解冻的双重原因使得伸太郎被动地待在原地。

头发变得乱上加乱,七八根支棱起...

阿爾貝和伯爵這對原作向真好吃。😃

啊啊、烏黑糟亂的未來。

——或許世界正在被誰分解,意欲進行下一次重組。

神明面前擺放的天平永遠是平衡的,一分一毫的輕微傾斜都未曾有過。
-不知道是誰撥動了世界的羅盤,這個恍若輪船的龐然大物偏離了自大的神明預設的航道,直直向著深淵義無反顧。

1.
美狄亞平原常年風雪不息,渡鴉的鳴叫於湖邊生長的人類而言難聽透頂,梵米·卡梅洛特半闔起倦怠的眸子,淺灰色髮絲籠罩於斗篷下掩蓋了冰雪帶來的蒼涼氣息。

厚實的雪地靴踩在雪堆裏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自唇邊溢出的霧氣僅僅溫暖了他不到幾秒鐘便又變得冰涼的臉龐。

“真是無情無義啊,宙斯。”

涼薄的語句從梵米的嘴中吐出,淺色的瞳孔盛滿了睡眠不足攜帶而來的暴虐。他啐啐嘴,耳邊...

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你了!當时真的是熬夜看了一大半小說,那個時候帶動了不少人去看啊…能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你,真好啊。
祝你二十歲生快!

巫鴉張開了嘴想說點什麼。
手指屈起又舒展,接著便狠狠抓緊衣服指尖變得泛白。
大抵是因為,誰先愛上了誰就輸了吧。
“…抱歉。”

想要变得懒散。像田啮那样。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