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齐木无法自拔。鸟齐空信不拆不逆。
名朋十号弓箭手。

巫鴉張開了嘴想說點什麼。
手指屈起又舒展,接著便狠狠抓緊衣服指尖變得泛白。
大抵是因為,誰先愛上了誰就輸了吧。
“…抱歉。”

想要变得懒散。像田啮那样。

關於Lock的曾經.

  …

世界法则被改写,命运法轮轰然启动再度飞速旋转。绚丽的深紫色六芒星阵刻画于铜制罗盘,尘封多年后被天选之人的降临唤醒。

精灵族地的木元素数量是整块大陆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其原因归结于有棵苍天古木——精灵神树。

神赋予了精灵速度上的无人能及,也抹去了精灵为数甚少的热情。

“你无法进入精灵族地的,即使是带着我。”

Lock平静地擦拭着手中锋利而闪着寒光的箭矢,浅棕色碎发上洒满金色剪影远看上去像是不真切的浅金色。他吹了声口哨,从窗外飞进来一只翠色小鸟。
流光溢彩的翎羽与斑斓的长尾令Oikeus有些移不开眼睛,他盘算着把它收入自己囊中。

“…为什么?”
“因为我是被驱逐的精灵。这辈

勇者与他的队伍(1)

1.

“Bang—”

巨大的爆炸声浪轰然席卷这座祥和的古老小镇,漫天的灰尘和震落的瓦砾闪着白光。Oikeus咳嗽了几声肺叶吸入不少黑色灰尘,刚刚擦得晶亮的佩剑在此刻再度染上污垢。

他心想。

靠,我可去您母亲的。


先存存。

妈妈的空信好好吃啊!!!


齐木空助弯起眸子,笑意自嘴角慢慢漾开。那个笑容带了点嘲讽的意味,显得十分恶劣。他伸手扯过照桥信的领子,身高优势使得他对照桥信的压迫感有增无减,齐木空助凑到照桥信耳边,将腹中所藏话语一字一句挤出唇瓣。

“照桥先生。”

“管好你的妹妹,让她别来骚扰我们家楠雄。”


.....虽然ooc但是写的好爽啊。


【鸟齐】关于他与他的故事(1~5)

OOC×3。段子而已,仅供娱乐。
实况主设定有。

1.
“好的那么今天的实况到这里就结束啦——超级欢迎美丽的小姐们给我来信喔!!!”

鸟束零太是N站上人气蛮高的实况主。
以清亮的嗓音、时不时从嘴里蹦出来的荤段子和意外还不错的技术在游戏区颇为人熟知。
每个视频点击量不下十万,曾经做过霸占游戏区点击量榜首的白日梦。

2.
当然,白日梦就是白日梦。
人渣灵能力者是比不过正直的超能力者的。

常年霸占游戏区榜首的是一名叫做[平凡的咖啡布丁]的实况主。他的视频从未出现过他本人的声音但是却备受好评,完美的技术、仿佛有着上帝之眼的预测能力、还有他各个领域都有涉猎的多个视频都让他刷了一大波粉。

3.
…...

其实基尔伯特对于雪这种东西还有着十分美好的回忆。

德国的雪不像俄罗斯,俄罗斯的冬天太坚硬、太狠。呼啦一下冬将军一来便带来一场大雪,昨日积雪还未消融今日再添。堆积堆积着就会变得坚硬…和安静。
柏林则亦然,松软雪团砸到人身上一下子就散落一地,挺适合打雪仗。小时候经常与路德维希笑嘻嘻扔着雪团子,乐在其中。

基尔伯特向来就不怎么喜欢安静。
俄罗斯、俄罗斯的冬天、俄罗斯的一切——包括那个该死的俄罗斯人。
稳居本大爷最讨厌名单榜首。

可是他也讨厌孤独。
即使是和一头蠢得要死的家伙过活…也好过和暴风雪作伴。
于是基尔伯特就开了口。

“喂,蠢熊。”
“要不要…和本大爷一起出去打雪仗啊!”

哎,张起灵,跳个舞看看?【一发完结】

流水账。欧欧吸。脑洞产物。

吴邪真觉得自己是脑子抽了。
居然想去让张起灵跳个舞给自己瞅瞅。

——

今天风和日丽,是个好日子。
金阳光连成串顺着叶子的缝隙往地上投下金色的光斑,打开窗便远远能看见波光粼粼的碧绿湖水和…在湖边散步的闷油瓶。
哎呦…他什么时候起来的???
我眯着眼睛再度望了眼那个身影,那绝对是闷油瓶。我敢打包票,他正淡然身处一群晨练的老头和大娘中间走着,手上还提着个塑料包装袋。
…这样看起来才有些人间的烟火味,平时感觉就像烟雾一样呼一口气就溜走了。

今天没什么事做,无非就是看看铺子然后就瘫在摇椅上摇到晚上出门逛逛。
多清闲啊。
我闭着眼睛躺在摇椅上,伴着嘎吱嘎吱摇椅摇动时发出的声音和闷油瓶...

1/4